晢渊

今天的鹤也是十分可爱呢(三)

今天的鹤也是十分可爱呢(三)
懒癌晚期,ooc+无脑甜,可以请继续。
"鹤·丸·国·永一一一"
"对⋯对不起啦三日月⋯"
这是鹤丸为数不多的听见三日月叫自己的全名,上一次是什么时候来着⋯⋯对了,好像是上次情人节鹤丸偷偷把小狮子送的义理巧克力的标签换成了本命巧克力然后作死的摆在三日月桌厢里观察他的反应,顺带一说,有署名。至于后来鹤丸被拉着在三日月家补了一个月的英语并且差点干了些不可描述的事,那都是后话了。所以现在一一一鹤丸好像终于想起了两天前干了什么好事一一一他好像,不小心(其实是故意),把三日月的手机号码,给了一个,邻居妹子。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这次肯定不止是补英语的问题了说不定三日月这个老流氓醋劲上来了把我给办了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在上面了啊啊啊我鹤丸国永一世英名就这么给毁了。鹤丸大脑当场当机
"那个,三日月⋯我⋯⋯"
"嗯?"语调上扬,没有了平日里温和的声线,这样的三日月本能地让鹤丸感到了危险。
"我⋯我错了嘛⋯⋯"鹤丸装出一副天然无辜的模样,琥珀金的眼眸中流露出小心翼翼的试探意味,生怕出了什么差错自己可能就会被就地正法。
"错在哪?"三日月丝毫不为所动。
"我⋯开个玩笑而已嘛⋯我不应该把你的手机号随便给小渊⋯啊啊啊但是我拒绝了她的哇啊你不要生气嘛⋯⋯"
"什么⋯谁问你那个了⋯我是说,你为什么,从昨天晚上就不接我电话?"
"我我我⋯手机没电了昨晚上太困了就直接睡着了⋯"
"你家里又没人谁知道你还活着啊!昨天你一整天都无精打采的要是又像上次那样发烧一个人在家怎么办,怕是再这样烧一次下次你就烧傻了托你的福到时候你脑子不灵光了我还得给你补数学!"
原来说的是这件事⋯好吧还好没出什么其他幺蛾子⋯然而鹤丸自知理亏,也不敢狡辩什么,只好哄一下生气的三日月"我错了不生气不生气下次我一定不会单独在家了我去你家可以嘛。"
三日月看见鹤丸可忴巴巴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算了,下不为例⋯对了你刚才说你把我的手机号给了谁?"熟练地拿出手机输入鹤丸的生日日期,点开了未读短信,在看到开头的"To 鹤丸学长"时皱了皱眉。鹤丸见势不妙,想要一把夺过手机,却被三日月一只手擒住,看着三日月越来越黑的脸,鹤丸渐渐放弃了挣扎。这么多次让三日月生气,鹤球早就总结出了一套生存技能一一一乖乖坐着不惹事,说不定可以争取到宽大处理。
"鹤?"刚抬起头就对上三日月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脸。"今晚上来我房间补英语吧,我一直有件事想让你亲·自·实·践。"

今天的鹤也是十分可爱呢(二)


鹤丸国永不喜欢体育课。
鹤丸国永不喜欢夏天的体育课。
鹤丸国永不喜欢夏天要考一千米的体育课。
白的有些病态的皮肤在焦灼的太阳底下格外耀眼,虽然当事人死撑着"没事不就是上次中暑了吗哈哈哈人生总是要有一些意外的事才对。"但身旁的恋人却十分担心,倒不是因为怕自己背不动他,而是害怕他像上次那样中暑了以后烧的一踏糊涂拉着自己说胡话,什么"三日月你TM不要老是摸我头发"什么"烛刀切唠唠叨叨像个老妈子一样一开始我和你交往的时候担心得像我被拐了又不是嫁女儿。"更让三日月心里一紧的是那一句"三日月⋯不要走。"说完还紧紧拽着三日月的袖子不撒手,三日月有些心疼,但也不知道怎么办,只能紧紧回握住他的手,一边抚着鹤的头发一边柔声安慰:"我在这,鹤不让我走我就不走。"逼得人家校医药研藤四郎给他俩开假条回家,名义上是"鹤丸发烧了三日月同学帮忙送回家"实际上是"够了没就算生病了也注意下场合我不吃狗粮。"至于某鹤醒来后红着脸死不承认自己生病时的所做所为那都是后话了。
于是一千米测试开始了。
果然,鹤丸又晕倒了。
体育老师长谷部一边叹着气一边打电话给药研确认他在不在,三日月说不麻烦了我把他送回家,于是在大家或疑惑或意味深长的眼光中横抱着鹤丸出了校门。
鹤丸还是很轻,直到三日月把他放在自家床上的时候甚至没有费太多力气。鹤丸的双眼紧紧合着,白皙的双颊因为发烧而变得通红。三日月一边轻轻抚着鹤额前的碎发一边把鹤的手放在胸前。鹤丸似乎是感受到了三日月的心跳而呼吸逐渐变的平稳,没有再像上次那样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反而睡的十分安稳。直到傍晚时三日月离开了一会去买晚餐鹤丸才迷迷糊糊醒过来。醒来后第一反应是:我怎么会在三日月家。然后开始脑补各种自己被拐进来的可能性,再一看不见了三日月便开始满家的找。"三日月,三日月你死哪了。""喂三日月别玩失踪啊,我不喜欢这样的惊吓。""三日月你说好了不走的!"⋯还真不知道是不是烧一场烧傻了忘记自己其实有个通迅工具叫手机⋯鹤丸一边痛骂自己没出息一边找,全然不顾站在门外面笑得一脸满足的三日月。当三日月推门进入时鹤丸的语调甚至带上了一点哭腔。看到笑吟吟的三日月,鹤丸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眼角染上的一点红晕却让这种威胁毫无震慑力,想到刚才的种种失态,鹤丸索性转过头去不看他,却又在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怀抱中败下阵来,"我说⋯我这次发烧没说什么奇怪的话吧。""没有,鹤睡的很好。""那就看在你帮我买晚饭的份上算了,不计较了。""鹤还在生病呐,需要我喂你吗?"⋯你适可而止啊。"

今天的鹤也是十分可爱呢


校园paro,主cp三日鹤,傻白甜的日常,不定期更新,尽量周更【高三党没办法⋯】,总之,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ww
(一)
"三日月。"
"嗯?"嘴角依旧是浅浅的笑,那张好看的脸转过来,眼底看似波澜不惊,却十有八九已经把鹤丸的那点小心思看穿。
"这题我不会。"随意地把练习册摊开,转看笔的手灵活地把笔投入笔袋,懒懒地靠在椅子上,漫不经心的语调没有一点求助的意味,反而带着一种自恃的骄横。
"好啦,我知道啦。"三日月靠近鹤丸桌边,俯下身,语气温柔。修长的手指飞快地在草稿纸上作出辅助线。"从这里连接⋯再到这里⋯AB是BC的一半⋯⋯听懂了吗?"鹤丸呆呆地看着那双白皙而骨节分明的手⋯⋯真好看。"喂,鹤,有在听吗?"三日月富有磁性的嗓音将他拉回了现实,"嗯⋯"有些调皮地吐了吐舌头,看向练习册上那道其实自己一眼就看得出答案的习题,随即勾起一个恶作剧的笑:"还是不明白,麻烦再讲一遍吧。""⋯还真是拿你没办法。"三日月宠溺地笑了笑,摸了摸鹤丸细碎的银发。"喂都说了让你不要摸我头发⋯唔⋯"温润而柔软的唇瓣覆上的一瞬间,鹤丸的心跳漏了一拍,有些局促而燥热的鼻息扑打在三日月的耳廓,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憋气那张白净的脸上染上了些许红晕。三日月搂着鹤丸纤细的腰的力道不自觉地又大了些⋯嘛⋯鹤还真是可爱⋯讲道理你摊在桌上的那道题就算是一年级的学生也不会太费劲吧⋯下次换一个更好的借口吧⋯还有明明已经交往一个月了你这种拙劣到想让人欺负的演技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啊⋯⋯这样想着,又加大了吻的力道。不知过了多久,唇齿终于分开,大口吸着氧气的鹤丸因为有些脱力而伏在三日月肩上,三日月换上平时人畜无害的笑容,又揉了揉鹤丸的碎发。"那么鹤现在明白了吗?嗯?""⋯⋯"鹤丸似乎是在生着闷气,这样屡试不爽的小技俩被识破了的感觉让人感到羞恼,而这样的窘迫在三日月看来却也意外的可爱,三日月依旧笑吟吟地看着鹤丸,忍住了自己想要更一步欺负他的冲动。"鹤啊⋯"三日月的眸色沉了沉,"下次再找我讲题,是要付利息的哦。"